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二十一章 袁天罡
    袁天罡!

    聽聞這個名字,房俊只覺得腦袋里“嗡”的一生,他最最不愿意遇上的場景,毫無疑問已經出現在了眼前……

    ……

    作為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新時代的無神論者,房俊從小便對那些個神神怪怪的東西嗤之以鼻,堅信“人定勝天”,崇信科學無所不能。

    然而歷經“穿越”這等離奇之事以后,他的立場已經不再是那么堅定。

    或許對于鬼神之說依舊心存疑慮,但是關于陰陽五行、奇門遁甲、風水術數這等傳統知識,卻漸漸有了更新層次的認知。

    與李淳風的第一次見面,那廝便一驚一乍的斷言自己“命運不合”,本是身陷囹圄、含冤而終的短命之相,卻又富貴纏身、運交華蓋,“命數”與“運道”這般截然不同,嘖嘖稱奇。

    嚇得房俊差一點以為那牛鼻子能夠一言揭破自己的“穿越者”身份……

    從那個時候,房俊便竭力避免與李淳風的碰面。

    那些個看似神神叨叨的本事,實在是給他帶來太大的威懾,唯恐一旦被揭破真相,便會被當做鬼怪綁在一個柱子上活活燒死……

    連帶著,對于名頭更甚于李淳風的袁天罡,房俊更是心存顧忌,避之唯恐不及。

    孰料,避來避去終究還是沒避開,今日竟然自己送上門兒來……

    吸了口氣,房俊看著這位斜倚在矮幾上的老道,眨眨眼,狀似想了一想,然后緩緩搖頭,道:“袁天罡?抱歉,沒聽過。”

    老道臉上正浮現一抹慈祥的笑容,就好似一位備受敬仰的武林高手面對等閑的凡夫俗子,報出名號之后正等著接受尊敬與朝拜,甚至于腦子里已經下意識的想好了等到眼前這個小子露出激動的神情,說出那些個崇拜莫名的話語,自己要含著笑淡然的說一聲“貧道閑云野鶴,區區盛名,如浮云耳”這樣顯示高尚境界的客氣話兒……

    然而,他聽到面前這小子說“袁天罡?抱歉,沒聽過”。

    那慈祥的笑容凝固在老道的臉上,清澈明亮的眼眸之中滿滿的全是驚訝,不可置信,以及……尷尬。

    沒錯,真的尷尬。

    袁天罡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的臉皮,都在這一刻丟盡了。

    他覺得自己絕對算得上是個名動天下的人物,朝野之間,誰不聞“袁天罡”之大名?雖然一生修煉早已超脫了“名利”的桎梏,然而此刻的尷尬,依舊令他面如火燒,極度難受。

    就算是當真沒聽過老道的名諱,可是禮貌上也應該委婉一點吧?

    這小子,特么就是個棒槌啊……

    袁天罡尷尬得不行,程家兄弟則齊齊一拽房俊的衣袖,低聲驚恐道:“二郎,你瘋啦!這可是大名鼎鼎的袁道長,即便是陛下當面,亦要以禮相待,豈能這般無禮?速速道歉!”

    在這個自然科學未能昌明的年代,袁天罡早已被塑造為神一般的傳說。

    尤其是這人的相人之術、風水之術,更是被譽為冠絕天下,即便是帝王陵寢,擇址建造之時,亦要請教一番。更有傳聞,當年高祖李淵請來袁天罡為其幾個兒子相面,袁天罡便曾指出李二陛下有“飛龍在天”之相,結果導致太子李建成的忌憚,欲置這個二弟于死地而后快……

    總之,在唐人眼中,袁天罡就是活神仙!

    孫思邈被稱為“神醫”,到底還是“醫”,不是“神”,普天之下,唯有袁天罡才是“神”!

    程處亮上前一步,一揖及地,惶恐道:“還望道長莫怪,吾這位兄弟平素生性跳脫,喜開玩笑,道長之大名如雷貫耳,天下皆知,他又豈會從未聽聞?玩笑耳,道長胸襟四海,不與他一般見識。”

    如此當面得罪這位活神仙,不想活了么?

    萬一惹得“神仙”惱怒,手指一點,你房二郎就完蛋了……

    袁天罡呵呵一笑,一雙眼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房俊,卻是閉口不言。

    程處亮有些冒汗,完了完了,這老神仙生氣了……

    到底是因為自家之事,才使得房俊今日前來央求孫思邈,若是因此得罪了袁天罡,有什么眼中的后果,自己如何對得起朋友?

    一旁的程處弼感覺到兄長的驚恐,當即悶哼一聲,不爽道:“二郎說不認得,那就不認得,縱然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讓天下人人都認得吧?二兄勿要大驚小怪,依我看,這牛鼻子不知禮數,倚老賣老,不似好人!”

    程處亮大駭,厲喝道:“閉嘴!”

    程處弼一臉不忿,卻也不敢再說,只是拿一雙牛眼氣呼呼的瞪著袁天罡,似乎只要袁天罡開口喝罵,他就敢拿一雙鐵拳沖上去狠狠的錘幾下,非得把這一身老骨頭打散了不可……

    袁天罡也不裝逼了,氣得胡子亂翹,從地板上爬起來,跪坐在那里,瞪著眼前這幾個年輕人,怒道:“小兒無禮!”

    想他袁天罡何等人物?

    隋唐以來,無論那一位王侯公卿甚至是帝王至尊,何曾不對自己以禮相待?即便是當年乖張暴戾的隋煬帝,那也得規規矩矩的敬請自己上座,口口聲聲叫一句“袁師傅”,可是這十幾年沒有回長安城,怎地一下子蹦出這么多的棒槌?

    瞧瞧,那個黑臉的小子對自己簡直就是無視,不認識咱可以理解,當年咱在長安城呼風喚雨的時候,你小子估計還穿著活襠褲呢,可是沒聽過咱的名頭?

    怎么可能!

    還有這個一臉憨直瞅著就缺心眼兒的小子,哎呦拳頭握那么大,你這是想要錘咱幾拳?

    娘咧!

    咱雖然乃是化外之人,修身養性餐風飲露,可也只是被稱為“活神仙”,還沒到真神仙的境界呢,咱也有火氣啊!

    他瞪著程處弼,怒道:“誰家小兒,報上名來!”

    程處弼雖然聽過袁天罡之名,知道這是個牛人,不好惹,可誰叫你跟二郎瞪眼睛呢?

    管你是誰,你敢瞪,咱就敢錘!

    一挺胸脯,朗聲道:“盧國公三子是也!”

    袁天罡點點頭:“程咬金家的小子?”

    瞅瞅這混不吝的模樣,倒還真有他家老子“混世魔王”的風范,可以確定,不是撿來的。

    程處弼粗聲粗氣道:“昂!你待怎地?”

    袁天罡:“……”

    這夯貨就不會好好說話?

    現在的年青人,都這么楞?

    他自信自己別看老胳膊老腿兒了,但是程處弼這樣的,一只手就能收拾的了,可自己的歲數都跟這個夯貨的祖太爺相仿了,當年也確實跟程家祖太爺有幾分交情,這要是當真打起來,傳揚出去豈不成了笑話?

    老道丟不起那人吶!

    這個愣貨太渾,不能惹……

    他又瞪著房俊,覺得這小子固然無禮了一些,但看上去精明,是個講道理的,便問道:“長安房姓不多,房玄齡與你是何關系?”

    房俊道:“正是家父。”

    “哦哦,房玄齡的兒子啊……”一聽是房玄齡的兒子,袁天罡這時候才想起來,好像徒弟李淳風曾給他寫過幾封信,便曾提起這個房二郎于術數一道驚才絕艷,堪稱獨步天下,甚至給自己捎來一本《數學》,自己亦曾轉眼一番,驚為天人。

    他對于房俊的性情毫不了解,不過心想既然房玄齡的兒子,那決計差不了。

    朝野上下,誰不知房玄齡乃溫潤君子,嚴于律己、寬以待人?袁天罡敢說一句這樣的話,放眼如今朝堂,唯有房玄齡清正自持、勤勉公正,當得起“君子”之稱,余者隱私齷蹉,沒幾個拿的上臺面的。

    房玄齡教出來的兒子,那品性定然不差。

    袁天罡松了口氣,頷首道:“故交之后啊,玄齡乃是真正的君子,雖然與我年歲差著不少,卻堪稱忘年之交,你沒聽過老道的名字不要緊,回家之后問問令尊,自然知曉。”

    他想要拉拉關系,畢竟跟兩個年輕人鬧得太僵不好看,打不得罵不服的,還能怎么著?

    孰料房俊聞言之后,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尊敬,反而一臉憤怒,大聲道:“你我素昧平生,卻口口聲聲言及家父名諱,何以如此辱我?錯非念在你年歲太大,今日定不與你善罷甘休!”

    袁天罡:“……”

    現在的年青人,怎地都這么沖?

    老道我這是跟你拉關系呢,套套近乎,緩和情緒,找個臺階下啊好不好?

    可你這張口就懟人的毛病是怎么回事兒?

    這一刻,袁天罡覺得有些凌亂,發現自己似乎跟不上時代了……
网赚平台有哪些 长宁区| 平武县| 淄博市| 十堰市| 海伦市| 宜良县| 洮南市| 合水县| 徐汇区| 读书| 梧州市| 灵台县| 噶尔县| 普格县| 探索| 梅州市| 通榆县| 墨玉县| 乐都县| 兴和县| 龙井市| 丰镇市| 莲花县| 仁寿县| 嫩江县| 高青县| 侯马市| 信丰县| 龙海市| 新龙县| 炉霍县| 庆城县| 旬邑县| 连南| 革吉县| 达州市| 凌海市| 张掖市| 安乡县| 林口县| 芜湖市| 清河县| 宁波市| 肥城市| 南宫市| 乐至县| 缙云县| 丹凤县| 米脂县| 衡山县| 开鲁县| 龙山县| 信丰县| 吉水县| 盐山县| 楚雄市| 湖南省| 永定县| 盱眙县| 陈巴尔虎旗| 安塞县| 微博| 宣汉县| 洛宁县| 台安县| 庄河市| 金昌市| 平潭县| 唐山市| 大丰市| 突泉县| 雅安市| 遂宁市| 靖西县| 昆山市| 莲花县| 伊金霍洛旗| 尉犁县| 安乡县| 成武县| 曲沃县| 灌南县| 铜山县| 普洱| 柘城县| 武宣县| 沁水县| 本溪市| 公主岭市| 若尔盖县| 韶关市| 菏泽市| 金昌市| 吐鲁番市| 星子县| 大城县| 开阳县| 泊头市| 察隅县| 文化| 仪陇县| 锡林郭勒盟| 安塞县| 浦城县| 罗平县| 竹山县| 出国| 信宜市| 尚义县| 名山县| 芒康县| 花莲市| 堆龙德庆县| 石河子市| 雷波县| 中牟县| 启东市| 甘洛县| 萝北县| 灯塔市| 顺平县| 巢湖市| 澄江县| 华池县| 长垣县| 西乡县| 永德县| 胶南市| 白河县| 元谋县| 乌拉特后旗| 龙南县| 平潭县| 东城区| 威海市| 平乐县| 宁陕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