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有妖氣客棧 > 第九百九十一章 鬼主意
    余生不理她。

    “咱們中間也不是沒有童子。”余生頷首一指富難,“這不是。”

    “他?”周九鳳盯著富難許久,大笑起來,“哎呦我去,你都胡子一大把了,童男,哈哈…”

    她笑的肆無忌憚,笑聲在山崗之間回蕩。

    “你大爺!”富難瞪她一眼,“你也沒成親呢,說的你不是一樣。”

    “我早就不是了,哈哈…”周九鳳又笑起來。

    “什么?!”周九章走上來,驚訝的看著周九鳳,“你剛才說什么,什么早就不是了?”

    周九鳳一怔,“我…我又不是男的,當然不是童男了!”

    “胡說,你方才可不是在這么說的。”余生走上來,笑瞇瞇的看著周九鳳,“哎呀,看我們鎮鬼司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的很啊,不到半個時辰,破獲兩件大案!”

    被附身的葉子高站在旁邊,眨了眨眼,心想我是附身了吧,他們怎么不關注我?

    “你們…”葉子高張口,剛發出老婦人的聲音,被打斷了。

    “是不是莊子生干的?”周九章瞪著她,見周九鳳不否認,怒道:“這個畜生!我…”

    “哈哈,哈哈”

    聽見“畜生”兩個字,周九鳳大笑起來,是如此的不合時宜,以至于所有人無奈的看著她。

    “你們說,等她和莊子生洞房花燭夜的時候,咱們在窗外喊楚生怎么樣?”余生問楚辭。

    “那你也太缺德了。”楚辭說,“不過,這主意我喜歡。”

    “不過可惜了”,余生嘆息一聲,“已經洞房了,花燭夜當天,喊半天也影響不了什么。”

    周九章聽了更憤怒,“這還沒成親呢,他就敢占我們周家的便宜,我…我找他算賬去!”

    “不是,不是,哈哈”,周九鳳忙擺手,卻因為笑,直不起腰。

    “什么不是,這種事兒都干了,你還護著他!”周九章怒道。

    余生唯恐天下不亂,在旁邊提醒,“也可能不是莊子生。”

    “什么!”周九章大叫。

    “是,是”,周九鳳幽怨的看余生一眼,“哈哈,不是,哈…”

    “究竟是還是不是?!”周九章快被搞迷糊了。

    這會兒,周九鳳終于把笑意忍了下去,“是也不是,是莊子生,但不是他占我便宜。”

    周九章震驚了,“難道…”

    “那是,老娘都這把年紀了,還不能嘗嘗那方面的滋味?允許你們上青樓體會,就不許老娘睡自己男人了?”周九鳳大大咧咧,渾不在意的說。

    “這話沒毛病。”余生過來拍了拍周九章的肩膀。

    “你們在干什么!”葉子高操著老婦人的口音說,“你們的人被我挾持了!”

    “知道,知道”,余生渾不在意的一揮手。

    “你們知道嘛?”他對周九鳳他們說,“不止富難,葉子高也是童男。”

    “所以…”余生一笑,“滴答,滴答”,他朝著老婦人發出這樣的聲音。

    “你干什么?”老婦人驚訝的看著他。

    然后,一股尿意從下半身傳出,讓老婦人鬼控制不住,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左右張望起來。

    “尿頻還有這用處?”周九鳳嘆為觀止。

    余生得意的一挑眉。

    終于,老婦人放棄了,鬼影從葉子高的身子里閃出來。

    “是她,她就是我們二當家的。”三根毛忙指著老婦人說。

    要不是因為資歷不夠,估摸著現在他老大的位子也被搶了。

    葉子高這會兒恢復正常,迷茫的看著四周,“我剛才怎么了?”

    不等余生他們回答,葉子高倒吸一口冷氣,跑到樹后面方便去了。

    留下老婦人發出陰森的笑聲,“桀桀,我是二當家,小后生找老婆子干什么?”

    余生上下端量她,身子佝僂,衣衫襤褸,一臉皺紋,老的不能再老了。

    但是,她的牙口卻很好,亮閃閃的牙,看著很結實。

    直覺告訴余生,這老婦人有點兒不對勁兒,邪性,不過想到她有怨氣,也就覺著正常了。

    “幫你主持公道。”余生說,“你是被你兒子、媳婦餓死的?”

    老婦人抬起褶皺的眼皮,用死灰色的雙瞳看著余生,遲遲不說話,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們是錦衣衛,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不會讓你枉死的。”余生繼續勸她。

    “桀桀”,老婦人笑了,充滿著自嘲,“向自己的兒子討公道?”

    “不,不”,老婦人搖了搖頭,“我不是被我兒子餓死的,我是被…被我兒媳婦餓死的!”

    “哦”,余生輕輕一挑眉,這老婦人明顯在護犢子。“放心,錦衣衛會查個水落石出的。不管是誰,只要犯了殺人的罪行,那就只能以命抵命。”

    老婦人身子一顫,佝僂的身子瞬間挺直,“我只要我兒媳婦的命!我不要以命抵命!”

    她一頭的銀灰長發乍起,雙眼圓睜,怒氣沖沖的看著余生,“不許你們動我兒子!”

    余生踏前一步,磅礴之氣涌出,讓老婦人不得不收退一步,忌憚的看著余生,怒氣頓消。

    “他都這樣了,這兒子你還留著他作甚!”余生說。

    “你…”老婦人看著余生,語氣軟下來,“我,我不是被餓死的,與他們無關!”

    “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了算。”

    余生決定不再與她糾結這個話題,轉而問道:“王老蔫夫婦的死,你知不知道誰做的?”

    “我做的”,老婦人輕描淡寫,卻給了一個讓余生他們震驚的答案。

    “什么,你做的!”三根毛也震驚,“什么時候?”

    聽到余生瞬間又破一個案子,周九鳳他們也催促余生趕快問問犯案的時間與辦法。

    老婦人精神不在的說:“我們捉弄他們歸來后,我返回去了,趁機吸了他們的陽氣。”

    說到這兒,老婦人眼神一亮,“我殺了他們,我本該死,活活餓死是罪有應得,你們…”

    “一碼歸一碼!”余生搖頭嘆息,真是舐犢情深啊。

    他看著老婦人,“你為什么殺死王老蔫夫婦,就因為他們不讓你吃菱肉?”

    老婦人咬著牙,“全拜王老蔫的長嘴婆子所賜,就是她,給我兒子娶的那畜生出的鬼主意,我才被活活餓死的!”

    老婦人越說,心里越狠,怨氣伴著長發乍起,洶涌而出。

    余生又一愣,這又牽扯出新東西來了。

    唯獨一點,這些全然與投水自盡的王老蔫的女兒,還有假扮胡母遠的妖怪沒什么關系。

    周九鳳這會兒已經覺著自己不會辦案了。

    富難也不敢亂猜,現在已經證明,王老蔫夫婦的死與他們的女兒沒有關系。

    “我就說叫海芬的神探辦案都不靠譜吧。”余生得意的對周九鳳說一句,示意老婦人繼續,說說王老蔫的長嘴婆子,究竟給他兒媳婦出了什么鬼主意。
网赚平台有哪些 泽州县| 宕昌县| 贵州省| 卢湾区| 宁国市| 乳源| 肃宁县| 关岭| 遂昌县| 大城县| 独山县| 水城县| 七台河市| 永昌县| 荃湾区| 锦州市| 临沂市| 富民县| 新化县| 凉山| 万山特区| 宜黄县| 西畴县| 甘肃省| 廊坊市| 工布江达县| 西华县| 宁陕县| 故城县| 浙江省| 固原市| 厦门市| 尼玛县| 洱源县| 拜泉县| 大厂| 浦县| 桃园县| 瑞昌市| 杭锦旗| 大洼县| 隆安县| 洮南市| 云和县| 湖南省| 锦屏县| 文昌市| 东莞市| 中西区| 灵丘县| 台安县| 瑞金市| 澎湖县| 西乡县| 宁德市| 昭苏县| 南丹县| 鄱阳县| 拜泉县| 志丹县| 安阳市| 永修县| 疏勒县| 绥德县| 阳原县| 台山市| 通化市| 高平市| 兴业县| 措勤县| 西昌市| 金昌市| 茌平县| 额敏县| 丰宁| 凤阳县| 如皋市| 阳西县| 维西| 临城县| 界首市| 图片| 拉孜县| 新乡县| 屯留县| 通城县| 和硕县| 安宁市| 溧阳市| 临城县| 石狮市| 德惠市| 乌拉特后旗| 牙克石市| 海林市| 伊金霍洛旗| 稷山县| 安乡县| 阿荣旗| 宁夏| 汶上县| 开平市| 婺源县| 德兴市| 龙江县| 新建县| 阳山县| 普兰县| 郎溪县| 台湾省| 桐柏县| 增城市| 乌拉特中旗| 长沙市| 射阳县| 芦溪县| 黔江区| 德清县| 阜康市| 融水| 田林县| 古丈县| 修文县| 库伦旗| 天津市| 林州市| 湛江市| 广水市| 青田县| 潢川县| 南城县| 中超| 通渭县| 瑞安市| 探索| 理塘县| 习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