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劉備的日常 > 1.19 與生俱來
    戰勝易,占領難。

    尤其對外來文明而言。會被自然而然的視作入侵者。所以,尋找本土支持者,便成為重中之重。再沒有比,占總人口數過半的羅馬奴隸,更合適的人選了。

    須知。奴隸的后代,依然還是奴隸。除非原主人大發善心,釋為平民。否則,奴隸世代為奴。

    生下便是奴隸。無從改變的,“與生俱來的卑微”,讓劉備有一絲難以名狀的憤怒。

    獲得自由的奴隸,乃是劉備最堅固的擁躉。只需將奴隸就地轉化成自由民,分給田產及家園,在羅馬站穩腳跟。裝備、后勤、勞力、兵源,源源不斷獲得補充。無需考驗漫長的運輸線。這場戰役,對劉備而言,十拿九穩。

    薊王冗長的頭銜,或可再得一枚“羅馬解放者”的后綴。

    當然,此都是后話。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先把自家一畝三分地,收拾干凈。再掃清寰宇不遲。

    事實上,亦非全無掣肘。四大強國中,除去漢帝國,羅馬、安息、貴霜,皆是奴隸王朝。若劉備當真以解放羅馬奴隸為己任,剩下兩大帝國能否與薊王同心同德,組建西征聯軍,還是未知之數。

    最怕便是與羅馬暗中茍合,斷薊王東歸之路。若如此,此戰危矣。

    反戈一擊的理由很充分。薊王劉備在羅馬所作所為,必被二大盟友看在眼里,記在心上。試想,若安息、貴霜的奴隸,也被薊王解放,后果不堪設想。

    兔死狐悲,物傷其類。設身處地,薊王解放了羅馬,會不會東西夾攻,再滅安息、貴霜。一統寰宇。

    答案不言自明。

    細思下來,遠征并非一帆風順。當中,困難重重。舉薊國之力,斷難達成。若有朝一日,繼任大漢帝位。傾盡大漢全力,以一敵三,或可實現。

    西征戰略構思,已在薊王腦海不時浮現。從大漢帝國時下無與倫比的制度優越性入手,乃此戰之關鍵。

    正因如此,薊王劉備才大開奴隸貿易,方便之門。將域外奴隸,不斷遷入西域。除去補充新鮮血液,充實都護府人口基數。為西征造勢,奠定輿論基礎,及仁政美名。亦是重要因素。

    試想。凡販賣到遙遠綠洲的奴隸,皆獲得自由美好的新生活。消息隨絲路商人,不斷傳播。不出數載,絲路沿線人盡皆知。仁慈而英俊的綠洲主人,擁有大漢皇室血統的劉備大人,必然獲得“神乎其神”的歌頌與敬仰。

    潛移默化,名揚四海。待大勢已成,一蹴而就。排山倒海,席卷天下。

    西域不僅是大漢之藩屏,還是西征之前沿。其戰略地位,絲毫不亞于關東。

    將安居綠洲的域外奴隸,迅速漢化。乃劉備交給都護府的首要政務。

    四夷皆以漢化為榮。

    作為強勢文明,大漢的吸引力,毋庸置疑。

    都護府治下百萬編民,正如饑似渴,潛移默化,轉變成漢人。

    何為地獄難度,或者“雙傳奇”難度。便是要開啟“拯救模式”。拯救的,不僅是劉備自己的人生,還有華夏文明的延續,乃是整個人類文明的走向。

    一言蔽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劉備的人生,已走到二階段末,三階段初。

    太史公:“列侯稱家也。”司馬貞《史記索隱》:“時諸王稱‘國’,列侯稱‘家’也,故云‘家皇子’為尊卑失序。”

    家中有主,稱主為“公”,便是“主公”。劉備少復主爵,后并土封王,一路走來,所收皆是“家臣”。

    三國鼎立,唯有劉備。切記。

    東郡,頓丘,車騎將軍大營。

    衛茲引黑山三渠帥,入大帳相見。

    “拜見明公,臣,幸不辱命。”衛茲馬到功成,說三將來降。

    “子許輕車解東郡兵禍,救萬民于水火。真乃高士也!”曹操離席攙扶。

    “容臣為明公引薦。”衛茲這便引于毒、眭固、白繞三帥,與曹操相見。

    見曹操禮賢下士,既往不咎。三人這才稍稍心安。

    如衛茲所料,黑山三將,自不會北投薊王。然亦出乎所料,不投非不愿,而是奉命而為,不可逆也。

    曹操設宴,為衛茲等人,接風洗塵。

    席間,問及黑山諸多內情。于毒等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黑山果有老弱三十余萬。宿賊三千,精壯三萬。老弱可安置在東郡諸縣,令其屯田自養。三萬精壯,稍加訓練,便可成軍。三千百戰宿賊,當交由于毒、眭固、白繞三人統領。三人皆可為校尉。

    三人當即跪地認主,投入孟德麾下。

    于是,最后一支黑山賊,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白波、黑山,盡滅。河北再無匪患。

    待約定時日,三人回西山大營,引黑山眾下山安居。曹操遂上表,言,平定東郡。

    洛陽,永樂宮。

    永樂少府,臨晉侯楊彪,驃騎將軍董重,奉詔入宮。

    董太后自簾后言道:“靈思皇后,憑空孕身。傳聞乃是‘麒麟子’。聲勢建起,該當如何?”

    見楊彪不語,董重勉強對曰:“太后何不……暫避鋒芒。”

    “好一個暫避鋒芒。”董太后怒氣自生:“朕還需忍氣吞聲到幾時。”

    又看了眼默不作聲的楊彪,董重靈機一動:“陛下廢史立牧,天下十三州,皆有所屬。王允為幽州牧,桓典為冀州牧,董卓為并州牧。薊王又表閻忠為涼州牧。今車騎將軍兼領東郡太守曹孟德,剿滅黑山余賊,得老少三十萬,精兵三萬。有功焉能不賞。何不,表為兗州牧。”

    “孟德父(曹)嵩,先前曾暗賂張讓,愿捐‘修宮錢’一億,為三公。恰逢先帝北巡……”偷眼看董太后表情,見神色如常,董重這才壯膽言道:“待陛下繼位,遂斷賣官之路。前日,孟德來函,愿走太后門路,為父求三公之位。”

    董太后輕輕頷首,目視楊彪:“君侯以為如何?”

    楊彪起身奏道:“此乃‘投石問路’之計也。若得太后應允,譙縣曹氏,自當效犬馬之勞。”

    楊彪此語,正中下懷。董太后欣然點頭:“若能得曹氏父子效忠,引為外鎮諸侯。朕,自當高枕無憂。”

    “太后明見。”董重諂媚一笑。

    正如外藩必遣侍子入朝。名為陪侍大漢天子,修習漢家文化。實為人質也。

    曹操為老父求官。亦是以朝中老父一家老小為質。投靠董氏外戚,如愿獲“外鎮諸侯”之位。

    羽翼漸豐,將露梟雄之姿。
网赚平台有哪些 娄烦县| 额济纳旗| 镇巴县| 中方县| 临漳县| 龙川县| 繁昌县| 刚察县| 彭水| 宣恩县| 梁山县| 福建省| 都兰县| 黔江区| 宁南县| 江华| 西乡县| 莱西市| 岗巴县| 克拉玛依市| 安溪县| 定西市| 祁连县| 常州市| 张家界市| 体育| 竹山县| 农安县| 南陵县| 长乐市| 蒙自县| 屯昌县| 南木林县| 开封县| 循化| 阿巴嘎旗| 平利县| 黄大仙区| 小金县| 偃师市| 红安县| 甘洛县| 沅江市| 高唐县| 垫江县| 长治市| 肥城市| 吴堡县| 华容县| 浏阳市| 土默特左旗| 贵州省| 锦州市| 景东| 鄂伦春自治旗| 金寨县| 东安县| 石首市| 东莞市| 涞源县| 桃江县| 蒲城县| 乐亭县| 常山县| 镶黄旗| 三穗县| 长海县| 和静县| 石屏县| 浮梁县| 青岛市| 龙游县| 乌拉特后旗| 武乡县| 福建省| 乌拉特中旗| 长沙市| 庐江县| 天门市| 贺州市| 黄平县| 宁津县| 阿拉善盟| 房山区| 化德县| 永春县| 阿荣旗| 西安市| 松滋市| 措美县| 前郭尔| 太谷县| 万全县| 漳浦县| 海南省| 阳朔县| 天水市| 册亨县| 胶州市| 普兰县| 拉萨市| 安岳县| 祁连县| 玉龙| 双江| 濮阳市| 衡阳县| 高碑店市| 广东省| 育儿| 三穗县| 南川市| 比如县| 临朐县| 峨眉山市| 灵石县| 平遥县| 靖江市| 清水河县| 乌兰察布市| 舒城县| 桂林市| 连平县| 宁德市| 郑州市| 建始县| 林口县| 巴彦县| 丰台区| 丹巴县| 独山县| 巢湖市| 温宿县| 浦县| 昌邑市| 兴仁县| 定襄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