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抽個美女打江山 > 第1134章 掌控
    “民心啊……”宮墻內,高玉瑤輕嘆。

    固然已經批復準許青州一部駐軍南下回防以御敵火鳳,然而這事起先壓根不在高玉瑤的打算之內。莫看眼下火鳳在徽州頗有些橫掃肆無忌憚的意思,但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威脅。

    且不說已經沒可能再和以前那般直奔京師金陵而來,后者的兵力配備已遠不是當初可比,火鳳真敢來,必然叫其有去無回。單說徽州當地,三兩小城丟了也就丟了,大局仍舊穩定,火鳳想要強攻大城,那她也就止步于此了。

    強攻死傷最是多,此事眾所皆知。而占據城池之后還有派人駐防。兩項相加,也就意味著火鳳可調兵力減少,防衛壓力增強。待大梁援軍一至,火鳳還如何消耗。

    是以莫看火鳳目前在徽州的名聲挺嚇人,其實在高玉瑤看來,大抵也就是紙老虎,趁著蕭姽婳開戰之機,過來找點便宜。不然以她單獨一方的實力,又怎么胡來。

    高玉瑤到是想直接派兵去驅趕,大梁也不是沒有多線作戰的能力,然而高玉瑤心疼啊。新羅已然破落,這意味著高玉瑤的錢袋子很是漏了一個洞,哪怕先前仍舊積攢了不少老底,也架不住這般消耗不是,打仗這玩意,打的就是錢。

    多一線作戰,意味著要征召更多的民夫,影響民生稅收不說,還會大規模增加口糧消耗。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的事情,基于此,才最終決定在荊州之戰結束后直接讓趕到荊州的援軍繼續北上。

    然而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于,高玉瑤獨攬大權已有些時日,哪怕是眾文武極力反對的事情,高玉瑤也有自信逐漸讓他們妥協,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可這一次,卻不得不顧忌一群底層百姓以及大頭兵的想法。真若軍令強壓,兵變基本必然,不得不選擇妥協,像這般并非自己意愿的事情,可當真不多了。

    從一開始的并不注重民心,到之后的有所理解利用,再到現在,高玉瑤才算真正體會到民心為何意。

    當民心一統之時,其掀起的波浪,足夠摧枯拉朽。就比如現在這事,假若強壓導致這一軍兵變,高玉瑤到是不怕,無非只是一少部分兵馬罷了,但引發的后果以及連鎖反應卻不是高玉瑤隨意敢賭的。這還只是一部分人所帶來的影響,若是人數更多范圍更廣呢?

    難不成真出現這種事的時候讓她高玉瑤下臺甚至要她的人頭,當真也只能選擇退讓?

    這絕不是高玉瑤能接受的,要知道她現在的努力,可不單單只是為了她自己,更是為她的孩子鋪路。不管是誰,誰若阻擋,那就去死吧!

    “太后,歷城右衛以抵達徽州,以與逆賊火鳳開戰并傳來捷報,斬首三千余,俘二百。”朝會上,兵部官員上奏。雖說大都督府的成立極大的削弱了文臣對于軍事方面的掌控,但兵部自然是仍舊留存的,只是權力比之當初差了太遠,儼然成了六部末尾。

    “呵……”一聽這戰報高玉瑤就笑了,這是將她以及滿朝文武當傻子了么?不滿歸不滿,卻不動聲色的發問:“火鳳領多少人馬。”

    “回太后,根據最新斥候消息,此女賊入徽州領兵六萬。”回話的是大都督府的武官。

    “歷城右衛又有多少人馬?”

    “一萬五千。”

    “也就是說,歷城右衛憑借他一萬五千人,便打贏了領軍六萬的火鳳?是他歷城右衛太強大,還是火鳳太無能?還是說,徽州所有將士皆是羸弱之輩,不及他歷城右衛萬一?當真好大的本事,既然是以少勝多,必然是打得人家火鳳大軍潰敗而逃才有此果,可既如此,為何只斬首三千?俘虜二百更是可笑至極!”

    說到這,高玉瑤氣場十足的站起身來,目光犀利的盯著那上奏的兵部文官,質問道:“哀家且問你,可有歷城右衛自身兵力死傷奏報!”

    “這……這……許是路途遙遠,多有耽擱……”

    “哀家只問你有否!”

    “回,回太后,并無。”

    這兵部文官臉都綠了,原以為是捷報,這才主動上奏算是討個喜露個臉,結果倒好,天知道會出這事,不然打死他都不冒頭啊。

    “所以哀家才一直言,外行人莫要管內行,捷報真假與否都無法分辨,談何其他!”高玉瑤絲毫沒放過機會吐了口釘子,刺的在場文官不要不要。扭過頭,對大都督府的一位武官道:“梁副都督,以你之經驗,以為事情真偽如何?”

    這是個半百的小老頭,但身板仍舊硬朗魁梧,一張國字臉留著大胡須,給人第一印象便是板正嚴厲之人。然而實際上,了解他的,私底下都叫他梁大狐貍,所謂人不可貌相,這家伙狡猾著呢,最會明哲保身。

    此梁姓可不簡單,并非祖上世代延續,而是大梁立國后,開國皇帝賞的姓。原本差不多一介家奴似的人物,就因為跟對了人,一躍成為‘國姓爺’。當然了,本事還是有的,大大小小也跟著梁太祖打了不小戰役,總歸世世代代都與皇室關系不錯,多有通婚之舉。

    這等勛貴外戚之家,向來都不受文官士子書生待見,索性問題不大,梁家向來是以武傳家,也不需要依靠讀書多厲害來奔出路。大梁立國三百載,勛貴外戚之家何止一二,按理說梁家這么個地位,很容易就冒出頭來被人攻擊,可事實上,勛貴家敗落過,外戚家抄斬過,可唯獨梁家,半分毫毛都沒被動過。

    無他,會做人!

    比如說,一瞅局勢不對,這位梁家當代家主梁伯安立馬主動將梁家絕大多數積蓄毫不猶豫上供,連名義都想好了,為大梁諸先帝修繕帝陵。嘛,這玩意怎么修,還不就是高玉瑤的一句話么,瞧瞧,臺階都架好了,高玉瑤不收才怪。

    這事傳揚開來,一度引人嘲笑,認為梁家貪生怕死云云。結果便是,沒過多久,高玉瑤屠刀舉起,血腥將各大世家清洗了一遍。

    而梁家,除了日子的確過的有點緊巴巴,可好歹完完整整的保全了。不但如此,還被高玉瑤抬舉到了大都督府的副都督位置,成為有數的大權武官之一。至于大都督,這玩意就沒立,顯然高玉瑤自己兼了,也就是沒直接封職位而已。

    “太后,此事不曾親眼見過,老臣也不敢斷言真假。”梁伯安嘛,既然是老狐貍,又怎么可能輕易說出得罪人的話語。反正現在的情況,又不是高玉瑤逼得他只能說出固定的答案。

    “你個老狐貍。”高玉瑤抬手指了指,看似不客氣,其實反到是一種關系親近之意,尋常的臣子,可沒這待遇。的確,這老狐貍用的很舒心,很懂進退,不隨意沾權,也不輕易過線,對于高玉瑤的指令也絲毫不推諉的執行,這么好用的人,哪找去。

    “罷了,無非便是火鳳無心與歷城右衛正面交戰,然后被歷城右衛趁機抓住了個小尾巴,是以小有斬獲。這樣吧,梁副都督,擇人前往徽州替哀家嘉獎一番,也要敲打一二。不是哀家不近人情,戰功誰都想要,虛報瞞報從古至今都有,但若是太夸張,那就是將人當傻子騙了,任誰也不會高興,諸位卿家以為是與不是?所以吶,往后這戰功,還是莫要太過自信的好。梁副都督,哀家的意思,你可明白?”

    “……”梁伯安瞬間無語,如果當真只是話面上的意思,又怎么會最后特地強調問詢一遍?本來還想和稀泥誰也不得罪,可偏生高玉瑤不這么想,眼下也只好是依照太后的意思去辦了。

    梁伯安敢肯定,高玉瑤甚至連歷城右衛是否當真勝過一小場都在懷疑,之所以這般說出口,也是大梁臉面,畢竟輸給亂賊也就罷了,還謊報軍功,這名頭可不怎么好聽。

    所以此事的處置方式,如果是真有功勞,只是虛報,那好說,暫且以穩為主,敲打一二即可。可若是完全謊報,哈,不知道高玉瑤本就因為不得不選擇準許歷城右衛南下援徽州而不滿么?就算沒有問題,以后肯定也會找點茬,更莫說真有問題了。

    也就是說,梁伯安選取派往徽州的人,說不得就要來一遍問責奪權,這種得罪人的事,不用問都知道是背在了他梁伯安腦袋上,可不是嘛,太后說了,嘉獎,也要敲打。僅此而已,再怎么敲打,也不包含問責奪權吧。

    “老臣明白,定會叫人安排妥當。”梁伯安心下一嘆,除了乖乖認命還能干嘛,反正得罪誰也比得罪高玉瑤要強。高玉瑤厲害是厲害,本事自是有的,大梁雖只剩半壁江山,但國力卻是實打實的在提升,只是這性子,委實強勢了些。

    誠如高玉瑤所預料那般,火鳳壓根就沒有和歷城右衛交鋒的意思。歷城右衛向來駐守青州歷城,乃是當初高玉瑤坐鎮歷城時所組建,只不過其兵丁乃至將領大多來自徽州。以他們的視角,徽州飽受戰火之苦,家人親眷生死不知,自然都是火鳳的錯,焦心之下,絕對很能拼命,火鳳傻了才去直接打,遠遠的就開溜,若有機會自不介意反打一波,若無機會,便再制造些事端大可繞路北上入青州。

    歷城右衛的將領也不傻,知道以嘩變為要挾迫使上頭同意回援徽州必然留下很不少的印象,所以急切立功之心將功補過乃是必然,奈何火鳳壓根不給任何交戰的機會,甚至還被利用這般急切的心理給小敗了一場,死傷近兩千人。

    這些可好,逼著上頭同意調軍援徽州,結果一來就輸,若是問責,一擼到底都是好的,鬧不好腦袋都不保。也是這時候,火鳳大軍撤出了原本攻陷的一座小城,歷城右衛二話不說立刻接管,甭管人家是怎么走的,反正這收復之功是有了。

    再一瞧,城內有首級尸首若干,本是原來的守城兵丁,打仗么,又怎么可能不死人。只是,這卻讓歷城右衛的將領動了歪心,于是一份捷報就這么新鮮出爐了。

    火鳳壓根不知道居然有人用他們自己同袍的首級報了攻,還硬說是打贏了她火鳳才斬獲的。即便知道怕也是不會在意,有這般胡亂報功的將領,又有何懼之?巴不得大梁那邊糊涂蟲再多一些呢。

    這也是高玉瑤大量提拔寒門的少許后遺癥之一,驟然得到機會乃至獲得高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放平調整自己的心態,就跟有些人忽然中大獎一夜暴富之后性格大變一個道理,難免會導致一些人的轉變忘了初心,不過總體而言,尚不算夸張,暫且只是少數人而已。

    高玉瑤雖高高在上,但基本都在掌控當中,即便有所變數,也能及時調整。就好似此次蕭姽婳來犯,其實壓根沒放心上,大家伙都沒啥水師,荊州這個地界可不好開打,估摸著也就是不了了之,接下來基本便是軍備競賽發展水師。

    而這一點,高玉瑤可不認為蕭姽婳比得過自己,更莫說,荊州南郡,還有個安歌作用幾萬水師在那待著呢。對安歌而言,水師可是她唯一最大的優勢,會樂意見到其他勢力的水師崛起?

    就算不想辦法去遏制蕭姽婳,起碼也會和湘州方面開戰,不管哪一條,高玉瑤都樂得其見。不過話說回來,近日應當是金人與突厥方面的決戰了吧,也不知周少瑜幽州方面,又會作何安排。

    可惜了,突厥的阿史那忽沁日暮西山,沒有太大價值可言,而阿依努爾完全是周少瑜所扶持起來,自然沒可能反過來牽制周少瑜。而金人向來桀驁不馴,并不是操控的好對象。

    這可不好,阿史那忽沁和金人決戰,不管結果如何,對于幽州絕對是有利的。說不好這兩方便是兩敗俱傷。如此一來,周少瑜的勢力上,不但南邊的湘州一直穩定發展,就連北地也要徹底太平?

    高玉瑤沉思者,決定要給周少瑜搞點事情,決不能讓他這么輕松。

    
网赚平台有哪些 红安县| 南乐县| 襄垣县| 五河县| 六安市| 商丘市| 旬邑县| 广州市| 柳河县| 衡阳县| 鸡东县| 宁武县| 山东省| 喀什市| 上犹县| 大安市| 金坛市| 金阳县| 邢台市| 宁陵县| 沭阳县| 永吉县| 龙门县| 江口县| 郧西县| 丹江口市| 吴堡县| 区。| 六枝特区| 苍南县| 常熟市| 隆德县| 大悟县| 和平县| 景宁| 南澳县| 四平市| 息烽县| 工布江达县| 克东县| 永顺县| 纳雍县| 龙游县| 来宾市| 洛南县| 齐齐哈尔市| 海淀区| 内黄县| 甘泉县| 玉山县| 瓦房店市| 稷山县| 福建省| 三穗县| 赣榆县| 太原市| 杭锦后旗| 浦东新区| 长丰县| 万山特区| 罗山县| 黄浦区| 临夏市| 蓝田县| 平凉市| 容城县| 永安市| 曲麻莱县| 香格里拉县| 繁昌县| 宿松县| 三亚市| 顺义区| 云龙县| 扶沟县| 婺源县| 鹤山市| 阿尔山市| 鱼台县| 和平县| 高安市| 靖远县| 阜南县| 连平县| 墨竹工卡县| 南京市| 巴里| 城市| 德格县| 明溪县| 青神县| 泾源县| 西乡县| 邹平县| 内乡县| 兖州市| 乐东| 安顺市| 左贡县| 蚌埠市| 石景山区| 祥云县| 府谷县| 宜兴市| 潞城市| 苏州市| 商河县| 尉犁县| 丹东市| 蒙城县| 义乌市| 上犹县| 桐梓县| 肥东县| 商水县| 翁牛特旗| 长阳| 沁水县| 田阳县| 将乐县| 秭归县| 湖北省| 丰都县| 汝阳县| 红原县| 宣武区| 柳林县| 永胜县| 长春市| 石嘴山市| 神农架林区| 胶州市| 河西区| 健康| 军事| 德江县| 叶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