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天命道尊 > 第219章 好大一只鳥
李傲天的到來,一開始并沒有引起真雷宗和黑水門弟子的注意。
但隨著炎火赤翼雕和黑淵巨猿的緊隨而至,雙方弟子立馬便停止了爭斗,齊齊將目光看向了李傲天所在方向。
“我的天吶,好大一只鳥,好壯一頭猿啊!”
“笨蛋,那哪是什么鳥,分明是一頭炎火赤翼雕,至于那頭猿猴,好像是傳說中的黑淵巨猿!”
“的確是炎火赤翼雕和黑淵巨猿,而且全都達到了五級的水準,尤其是黑淵巨猿,半只腳都已經踏入六級妖獸的行列了,這可不是好對付的!”
“那該死的家伙是誰,這兩頭恐怖的妖獸,好像全都是他引來的!”
看著突然出現的炎火赤翼雕和黑淵巨猿,黑水門和真雷宗弟子皆臉色大變,其中黑水門那元丹境界的女子更是直接看向了李傲天。
“是李傲天!他怎么一個人出現了,秋月長老呢!”
雖然李傲天渾身染血,但史云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相對于李傲天的安危,史云絲毫不以為意,他所擔憂的是秋月。
眼下他們和黑水門的戰斗,雖然表面看上去是勢均力敵,但因為少了一個元丹境界的強者壓陣,所以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在黑水門和真雷宗弟子發現炎火赤翼雕與黑淵巨猿的同時,這兩頭妖獸也同樣發現了他們。
原本炎火赤翼雕和黑淵巨猿的注意力,全都盯在李傲天的身上,突然一下見到了大量的人族,其中還有不少元丹境界的強者,兩頭妖獸的眼中瞬間亮起了興奮的精光。
“冷乾長老,趕緊帶著我真雷宗弟子退回山上去,然后激發陣法!!”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兩頭妖獸,李傲天鼓動神識,沖著遠處的冷乾大聲呼喊道。
“快,快退回去!!”
一聽到李傲天的聲音,冷乾瞬間便知道對方打什么主意了,他沖著真雷宗眾人一聲命令,轉身便朝著后方的葫蘆山上飛去。
見冷乾居然退了,真雷宗眾弟子也都跟著退回到了葫蘆山上,緊接著一個絢麗的藍色靈光光罩出現在了葫蘆山上,如同一個藍色巨碗,將整個葫蘆山都給罩住了。
“該死,我們中計了,快點撤!”
看著葫蘆山上亮起的藍色光罩,又看著已經逼近過來的兩頭五級妖獸,黑水門三個元丹強者中的那名女子當即一聲驚呼,準備就此開溜。
可還不等黑水門眾人來得及動身,一聲刺耳的禽類尖鳴,突然自他們頭頂上空響了起來。
只見炎火赤翼雕雙翅一展,自半空化為了一道赤色殘影,直奔黑水門眾人俯沖了下來,竟然放棄了原有的目標李傲天。
若是換做一般的神輪境界修煉者,炎火赤翼雕肯定不會放棄李傲天這個距離最近的“食物”,但李傲天體外的護體光罩,炎火赤翼雕根本沒把握攻破,所以它很果斷的換了目標。
“殺!!”
面對一頭五級妖獸的攻擊,黑水門眾弟子立馬便反應了過來,他們或是祭出法寶法器,或是催動神通攻擊,一窩蜂朝著炎火赤翼雕轟殺了過去。
各色靈光漫天飛舞,在漆黑的夜色中,綻放出了絢麗的華光,尤其是黑水門三個元丹強者的攻擊,更是將小半邊天空都給照亮了。
面對密密麻麻的各色神通攻擊,炎火赤翼雕根本就沒有硬抗的意思,它雙翅一展,自半空中繞了一個巨大的圈,將所有攻擊全都躲避了過去。
“啊!!”
一陣凄厲的男子慘叫聲響起,卻是躲過了眾多攻擊的炎火赤翼雕,突然撲在了一個黑水門弟子的身上。
這個黑水門弟子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修為已經達到了神輪五重的境界,然而面對五級中階妖獸的近身攻擊,他卻毫無半點抵抗能力。
只見炎火赤翼雕雙爪一撕,活生生將這名黑水門弟子撕成了兩半,并且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其殘尸給吞入了腹中。
“孽畜,竟敢殺我黑水門弟子!”
親眼看著門中弟子被殘忍的殺害,黑水門三個元丹強者中,一個短發黃袍男子眼露兇光的一聲大喝。
張口一噴,一道黃色靈光自黃袍男子的口中飛出,瞬間便自半空中化為了一個丈許大小的黃色銅環。
這黃色銅環看上去古樸無華,在其表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玄奧符文,從其外露出來的強大氣息來看,赫然是一件五階中品的法寶。
在黃袍男子的神識控制下,黃色銅環“嗖”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套在了炎火赤翼雕的脖子上,并且飛速收縮了起來。
不過瞬間的功夫,炎火赤翼雕的脖子便被黃色銅環給徹底鎖住了,而且還在不斷的縮緊。
隨著脖子被鎖住,炎火赤翼雕渾身劇烈抽搐了起來,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孽畜,拿命來吧!”
看著已經失去戰斗力的炎火赤翼雕,黃袍男子縱身一躍,橫移到了炎火赤翼雕的身前。
右手真元匯聚,黃袍男子一拳帶起一道破空風聲,朝著炎火赤翼雕的頭顱就砸了上去,想乘機要了炎火赤翼雕的性命。
可還不等黃袍男子的拳頭擊中炎火赤翼雕,炎火赤翼雕的身體突然極具膨脹了起來,只聽“砰”的一聲炸響,炎火赤翼雕脖子上的黃色銅環徹底崩碎了開來。
隨著黃色銅環的崩碎,炎火赤翼雕瞬間恢復了自由,它眼中兇光暴漲,張口便噴出了一股赤色妖火,將黃袍男子席卷了進去。
“啊!!!”
身體被赤色妖火卷住后,黃袍男子發出了一陣痛苦的慘叫,只見他的身體劇烈燃燒了起來,數息間的功夫,便被赤色妖火燒成了一撮黑色飛灰,除了一個儲物袋和一顆鴿蛋大小的黃色元丹之外,什么也沒有留下。
“陳師兄!!”
親眼看著己方一位元丹強者被燒成飛灰,黑水門另外一個元丹境界的虎須中年男子,憤怒的發出了一聲狂吼。
虎須男子正想為同門報仇,可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獸影突然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他黑水門眾人所在的區域,正是在一陣緊追猛趕后終于趕到的黑淵巨猿。
隨著黑淵巨猿從天而降,方圓十余里內的地面一陣劇烈晃動,一些離得較近的黑水門弟子見狀,想也不想的便駕馭遁光朝著四面八方逃去。
“吼!!”
看著四處亂竄的黑水門弟子,黑淵巨猿面露猙獰的錘了錘胸口,隨后仰頭一聲狂吼,口中吼出了一圈無形透明的音波氣浪。
黑淵巨猿吼出的這股音波氣浪聲勢極為浩蕩,剛一自其口中涌出,瞬間便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將半空中的所有黑水門弟子全都震的肉身奔潰,化為了血水碎肉。
不等黑水門弟子的殘骸落下地面,黑淵巨猿張口猛地一吸,將所有的血水碎肉全都吸入了口中,同時還打了個響亮的飽嗝。
就這么瞬間的功夫,黑水門一方的弟子便折損了近半,原本的五六十人,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人。
“逃是逃不掉了,我來對付炎火赤翼雕,周師妹,你帶著眾弟子一起對付黑淵巨猿!”
看著眼前如山岳般巨大的黑淵巨猿,黑水門所剩兩個元丹強者中的虎須男子,沖著另外那個元丹境界的女子一聲招呼,隨后他主動朝著炎火赤翼雕殺了過去。
“盡量不要靠近這畜生,用遠距離神通攻擊!”
被虎須男子稱為周師妹的女子,顯然是知道硬拼不過黑淵巨猿,她身形一動,向后拉開了和黑淵巨猿的距離,同時她自儲物袋內取出了一顆黑色珠子,朝著黑淵巨猿激射了過去......
网赚平台有哪些 江达县| 卢湾区| 无极县| 兴城市| 太康县| 合阳县| 丹凤县| 东乌珠穆沁旗| 东阳市| 罗城| 曲阜市| 海城市| 伊通| 佛山市| 东明县| 安顺市| 金堂县| 丰都县| 西畴县| 繁昌县| 黑水县| 德保县| 砚山县| 嘉善县| 沅陵县| 五河县| 苏尼特左旗| 文登市| 蒲江县| 甘孜| 诏安县| 工布江达县| 岐山县| 镇平县| 青海省| 濮阳市| 灌阳县| 郴州市| 平潭县| 丹棱县| 台中县| 潞城市| 夏河县| 林芝县| 澎湖县| 青田县| 罗平县| 星座| 娄烦县| 长兴县| 汝州市| 盐源县| 阳朔县| 伽师县| 石泉县| 南陵县| 富平县| 当阳市| 锡林浩特市| 金沙县| 安吉县| 潞西市| 申扎县| 从化市| 淮北市| 神池县| 普宁市| 曲水县| 太仆寺旗| 加查县| 永吉县| 东安县| 濮阳县| 商南县| 威海市| 桃江县| 沂源县| 吉林市| 饶平县| 庐江县| 昌邑市| 腾冲县| 长岛县| 二连浩特市| 灵山县| 延吉市| 贡山| 鄂伦春自治旗| 香河县| 孟村| 龙里县| 永新县| 南京市| 沭阳县| 鄢陵县| 栾川县| 伊川县| 镇远县| 无极县| 富川| 河津市| 龙门县| 宁晋县| 长汀县| 临夏县| 北碚区| 上饶市| 汝州市| 南安市| 萨迦县| 辰溪县| 湖州市| 库尔勒市| 西盟| 永川市| 辽宁省| 葫芦岛市| 江源县| 盱眙县| 浪卡子县| 中江县| 项城市| 乐都县| 北安市| 潍坊市| 英超| 自治县| 涞源县| 黎城县| 三原县| 五峰| 平乐县| 秦安县| 中阳县| 花莲市| 方正县| 武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