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旺夫農家女 > 第48章,提親


    楚南喬又睡了一覺。

    睡醒了,也聞到了香氣。

    才起床去浴房方便,洗臉、漱口,回屋子換衣服,梳頭發,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凈凈,才慢慢吞吞的去開門。

    太陽已經老高,院子里石板地上已經曬著稻谷。

    薄薄的一層,金燦燦的漂亮極了。

    幾個小娃娃見了楚南喬,“姑姑!”

    楚南喬應了一聲。

    進了廚房。

    廚房里正忙碌著,楚南喬一眼看見了劉氏,喊了伯婆、嬸婆,伯娘、嬸娘,上前去挽住劉氏的手臂,“阿奶,餓了!”

    嬌氣的很。

    劉氏笑了笑,指了指一邊的小桌子,“給你留的早飯,快去吃吧!”

    “嗯!”

    楚南喬走過去,一碗綠豆湯,還有兩個包子。

    劉氏又端了一個盤子過來,里面放了幾塊瘦肉,“這是上晌午的點心,少吃一點,很快就吃午飯了!”

    “嗯!”楚南喬點頭,認真吃著。

    素菜包子味道極好,綠豆湯也好喝。

    劉氏又切了瘦肉端去外面,喊了孩子們過來吃,十幾個孩子一人拿兩塊。

    楚南喬吃了早飯,回自己院子收拾去。

    幾個嫂子、弟媳婦才跟劉氏說道,“還沒見過你這么疼孫女的,家里的活就一點不干?”

    干活?

    劉氏仔細想想,才說道,“再疼又能疼幾年?一年兩年后就算別人家的媳婦,一年到頭能回家幾趟?她早年過的不好,我這個做阿奶心里也難受,至于干活,她身子才剛養好些,家里的活也不多,我和陳氏搭把手就能做好,也用不上她!”

    “這么寵著,以后嫁人了可怎么辦?去了婆家不干活?那得有丫鬟伺候才行!”

    是啊。

    楚南喬要嫁人的。

    丫鬟伺候,劉氏仔細想想,或許還得見見那溫公子。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她算是看明白,南喬有主意的很,還不喜歡干活,相反她更喜歡去山里,或者在自己院子里睡覺,喜歡吃好的,還特別會花錢。

    這是壓抑剝削太久,一朝得了自由,要把過去不曾得到的都補回來。

    當然,也是她能干。

    因為她的到來,家里真真正正天翻地覆的變化。

    “總歸要給她尋個好的,以后嫁過去做太太、少奶奶,有丫鬟、婆子伺候這種!”劉氏笑道。

    這話一說,幾個妯娌都驚呆了。

    不過仔細想想,楚南喬模樣長得是真好,這十里八村就找不出第二個來。

    “可是有眉目了?”

    劉氏笑而不語。

    妯娌們都不是傻子,看劉氏這般便知道是有了。

    想到楚南喬以后的造化,再不敢說她壞話。

    等楚南喬過來拎水去擦窗戶,都客氣的不行。

    “……”楚南喬不解,卻沒多問。

    倒是把自己昨天買的糖拿來分給小孩子門吃。

    男人們去地里秋收,婦人們力氣大的也會去,小姑娘們去撿掉的稻穗,總之不會丟棄一點糧食,楚南喬就沒這樣子的心思。

    她寧愿琢磨琢磨怎么賺更多的錢,而不是省省省。

    等到午飯時候,便都回來了。

    人是真的有點多,擺了七桌,小孩子門還只能端著碗坐臺階上吃。

    聽楚老頭的口氣,基本上都已經割了,下午就能都拉回來。還要去太爺家幫忙割一些,晚上還是在大房吃飯。中午也舀了點酒出來,不過也就解解饞,不會太多。

    吃了飯,都沒歇多久,又去干活,于農民來說,再沒什么比得上秋收。

    晚上的飯菜要比上午的更豐盛,酒也舀的比較多。

    被太陽暴曬一天的谷子水分已經脫去不少,老宅那邊都用馬車拉了回來。

    小孩子門跑來跑去,大人們則圍在一起說話,說今年收成好,冬天餓不著。

    楚南喬搖著扇子,看著這熱鬧的一幕,眸子里漸漸染上了笑。

    這樣子的生活,其實也挺好。

    不過去別人家幫忙,她是不去的,吃飯的時候也沒去,楚榮親自給她端了一份回來。

    楚南喬小口小口吃著。

    “你為什么不去啊,大家都在問呢!”

    “我去了不干活,難為情!”楚南喬說著,頓了頓,“家里這些糧食要人看著,萬一來了賊人可怎么辦?”

    楚榮一想。

    家里這么多值錢的東西,是得有人看著。

    “你考慮的是!”

    家里確實有人在比較好。

    等楚榮走后,楚南喬才笑了笑。

    才不去遭白眼呢,在家看看醫書,把藥液混合成新的毒藥,銀針尖端浸泡起來,過幾天去山里用的上。

    然后懶洋洋的看著莫大夫給的醫書。

    這醫書上的內容,楚南喬很快就能吃透,尤其是銀針的使用。

    她覺得很奇怪。

    起身去燒水泡茶,順便把稻谷用釘耙翻了翻。

    “真熱!”楚南喬嘀咕一聲。

    秋收倒是很快過去,真應了那句人多力量大,別家還在搶收,楚家幾房已經收回家,像大房稻谷都已經曬干裝倉,等著村里開始收稅糧。

    楚榮、楚青牽著牛、馬去給別人拉糧食,一趟三斤谷子,一天能拉十幾趟,一天下來百斤谷子,馬兒累的夠嗆。

    但畜生這東西吧,歇一晚上就好,第二天照樣生龍活虎,等秋收結束,家里多了千多斤谷子。

    大哥楚青的親事也提上了日程。

    選了個黃道吉日,請了媒婆,楚老頭、劉氏、楚大郎、楚青、楚榮,楚南喬還有本家幾個長輩,去趙秀才家提親。

    “大哥,你的臉好紅!”

    楚南喬笑著打趣。

    東西都是挑著去的,沒有用馬車、牛車。

    楚青臉黑也看不出他臉紅沒有,但是耳根處是紅透了。

    楚南喬掩嘴輕笑。

    提親也是有講究的,三畜得有,干果也得有,各種東西楚陳氏都準備的妥妥當當,趙家無情是趙家的事情,他們楚家是娶長房大媳婦,趙秀秀的臉面得給足了。

    趙秀秀已經好幾日沒睡好,就盼著今日。

    等到家門口傳來鞭炮聲,趙秀秀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今日什么活都不用她做,但一會要出去給楚家那邊的人倒茶,也是讓婆家人相看的意思。

    身上穿了大紅色的新衣裳。

    手心都是汗。

    直到門口傳來腳步聲,趙秀秀趕緊坐到炕上,“秀秀,出來倒茶了!”

    趙秀秀忽地站起身,慢慢走到門口,才深深吸了口氣,壓下滿心慌亂和緊張,娉娉婷婷的出了屋子。

    坐在最外面的楚南喬便瞧見了,推了一下身邊的楚青。

    “?”

    楚青不解看向這個鬼靈精怪的幺妹。

    楚南喬朝他示意。

    楚南喬順著楚南喬的眼神看去,就看見趙秀秀慢慢走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莫名的站了起來。

    楚南喬眼疾手快把他給拉著坐了下去。

    心里直樂呵。

    趙秀秀自然也看見了。

    畢竟他穿的衣裳和旁人不一樣,有暗紅的滾邊,頭上的發帶也是。

    見人如此,趙秀秀苦澀了十幾年的心,頓時泛起絲絲甜蜜。

网赚平台有哪些 泸水县| 阿城市| 公主岭市| 万年县| 介休市| 光泽县| 清远市| 邹平县| 集安市| 文登市| 台北县| 健康| 东源县| 台山市| 眉山市| 南陵县| 来凤县| 横山县| 伊吾县| 明光市| 汕头市| 县级市| 公安县| 云安县| 石嘴山市| 昭通市| 巩留县| 丰镇市| 昔阳县| 伊金霍洛旗| 馆陶县| 佳木斯市| 中西区| 大兴区| 双桥区| 太仆寺旗| 江油市| 盐池县| 彰化县| 天峨县| 齐齐哈尔市| 郧西县| 墨竹工卡县| 乌鲁木齐县| 邢台县| 和政县| 攀枝花市| 灵台县| 沙河市| 和龙市| 富源县| 都安| 定南县| 尚志市| 宝兴县| 惠东县| 小金县| 剑阁县| 德州市| 新津县| 项城市| 紫金县| 哈巴河县| 兴和县| 健康| 固始县| 张家界市| 象州县| 津市市| 河津市| 绥阳县| 永平县| 贵南县| 海城市| 罗平县| 南漳县| 武宁县| 廉江市| 巴彦淖尔市| 平谷区| 龙井市| 北海市| 宁南县| 南江县| 江华| 肇州县| 齐齐哈尔市| 朔州市| 侯马市| 苍梧县| 临泉县| 禄劝| 威海市| 曲阳县| 章丘市| 苍梧县| 万山特区| 清苑县| 乐陵市| 饶阳县| 上虞市| 迭部县| 卢氏县| 高邮市| 西平县| 阜城县| 宝山区| 高陵县| 泾阳县| 高尔夫| 南雄市| 类乌齐县| 航空| 新泰市| 荥经县| 彩票| 大英县| 贞丰县| 东乌珠穆沁旗| 泰州市| 绥滨县| 洛川县| 偏关县| 竹溪县| 赞皇县| 岐山县| 枝江市| 永安市| 民勤县| 武平县| 西平县| 岚皋县| 晋宁县| 和硕县| 泸西县| 莱阳市| 德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