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唐僧第九世 > 第59章 這里有妖氣
    第59章

    周嬌嬌一楞,她隱約聽懂了父親的弦外之音。

    “父親的意思是讓女兒如何做?”

    周軒闊側過頭,道:“你也自幼讀書,知道武將的榮耀是戰士沙場,文臣的榮耀是死諫朝堂。為人女的,就要守節盡孝。”

    “父親是讓女兒……”周嬌嬌的聲音輕輕顫抖。

    “那妖怪怎是凡人擋得住的,這件事也是天降災厄,你一死全貞全孝,為父啟奏圣上,賜你貞孝之名,也能堵天下人悠悠之口。”

    “父親!”周嬌嬌身體顫抖,后退兩步,癱倒在地上,竟然無力支撐站起。

    “女兒,你怕死嘛?”

    周嬌嬌搖了搖頭:“女兒怕的不是死,是無人為父親漿洗做飯,百年之后誰給父親養老送終。”

    “女兒一片孝心,為父怎能不明白。”周軒闊眼眶也有些濕潤,道:“只是為了堵天下人悠悠之口,全女兒貞孝之名,不得不如此吶。”

    “父親……”

    周嬌嬌癱倒在地上,心中有千言萬語,但似乎有石頭堵在胸口,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周軒闊扭過頭去,不再看她。這時候,有兩個壯漢走進房間,將浸了蒙汗藥的毛巾捂住周嬌嬌口鼻,不多時周嬌嬌便昏迷了過去。

    將她裝進麻袋中,看了周軒闊一眼:“王爺,都已經做好了。”

    周軒闊沒有回頭,從袖中取出兩錠金子,道:“將她沉入城外河中,你們兩個也不用回來了。”

    不動聲色將金子收入懷中,兩員大漢背起麻袋,答應一聲離去。

    房中的周軒闊再也支撐不住,仰面望天,淚如雨下:

    “老天,愿我女早脫地獄,來世平安喜樂,不受苦厄。”

    話說這兩個壯漢背著麻袋,一溜煙的出城,沒過多久便來到城外河邊。

    暗夜無星,只有風一陣陣刮過,河流傳來嗚咽之聲。

    這兩個壯漢,一個名叫孫二,一個叫做作趙黑。

    一路上兩人交替背著麻袋,來到河邊的時候,都是滿頭大汗。

    看著眼前的河流,趙黑道:“二哥,這麻袋丟進河里,還是會浮起來的吧。”

    “怕什么。”孫二道:“你往麻袋里填幾塊石頭,不就沉到底了。”

    “是是,還是二哥有經驗。”

    趙黑去揀石頭,孫二解開麻袋的捆繩,露出一雙穿著繡花鞋的小腳。

    他下意識咽了口吐沫:連腳都這么好看,整個人抱在懷里該是什么感覺。

    “二哥,你等什么呢,怎么還不動手。”此刻趙黑已經撿了幾塊大石頭回來。

    孫二抬起頭:“老趙,你睡過這么俊的妮子嘛?”

    趙黑下意識舔了舔嘴唇:“我哪有這福分,便是小姐身邊的丫鬟,平時也不肯正眼瞧我們。”

    “小姐可要比青樓內的紅牌還要俊。”孫二忽然跺腳大罵:“不是我說,老爺真不是個東西,竟然要逼死小姐。”

    “喪盡天良吶。”趙黑吶吶嘆了一聲。

    孫二將麻袋褪下了,露出周嬌嬌苗條纖細的身體。二人看得目不轉睛,誰都不舍得移開目光。

    心中均想:這如果沉了河,豈不可惜。

    趙黑伸手下意識向周嬌嬌臉上摸去,孫二伸手拍在他手上,道:“你要做什么!”

    “我,我……”

    孫二拍拍他的肩膀:“二哥知道你的心思,你都這么大了還沒娶上媳婦。小姐反正要沉河,還不如讓你我兄弟先受用一番。”

    “這……不會出事吧?”

    “呸,會出什么事,這里發生的事有誰會知道。”孫二道:“今天二哥就讓你嘗個鮮,二哥替你守著。”

    “二哥……”趙黑已經感激涕零。

    “快點吧,你這個雛兒,該不會不知道走那條路吧。”

    趙黑嘿嘿笑了兩聲,搓著手向周嬌嬌走過去。

    看著他的背影,孫二眼底閃過一絲狠厲,他悄悄摸著一塊石頭握在掌心。

    只要殺了這人,那兩錠金子與周嬌嬌都是自己的,帶著她遠走高飛,自己也能過小財主的日子。能有周嬌嬌這樣的女人做老婆,是自己八輩子修不來的福分。

    此刻周嬌嬌躺在地上,意識介于昏迷和清醒之間,臉冒熱汗,口中輕輕呢吶:“救我,救我……”

    趙黑走向周嬌嬌,孫二握著石頭立在他不遠處,隨時準備動手。

    一陣涼風吹過,孫二覺得脖子有些涼,他往后摸了摸卻沒有回頭。

    他并不知道,此刻有一個人正立在他身后。

    正在他想要趁著趙黑不注意,用石頭結果對方性命時,一只手擱在他的肩膀上。

    孫二猛地回頭,一瞬間整個人冷到了極點,下意識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因為他的脖子已經被一只手捏住,對方慢慢用力,將他舉到空中。孫二張大嘴巴,四肢不停掙扎。

    可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臉色越來越青,手足掙扎的動作越來越無力。

    對方伸出另外一只手,鉆進了他的胸膛,將他的心臟掏出來,大口大口的嚼著。

    孫二眼睛睜大,身體慢慢垂下。也不知他臨死前,有沒有目睹自己心臟被吞下的情景。

    趙黑聽到身后的動靜,下意識回過頭來。

    他終于看到了對方的模樣,身高八尺,穿著一件灰布僧袍,從嘴角一滴滴留流出血來。

    “妖,妖……”

    對方一踏步,直接閃到他面前,手掌指甲彈出,利爪從他臉上劃過。

    血流滿面,趙黑抱著腦袋大叫。

    對方用指甲劃開他的肚子,將內臟一件件掏出來,擺在趙黑眼前。

    趙黑沒來得及被疼死,已經被直接嚇死。

    對方長舒一口氣,走到周嬌嬌面前。伸手想要將抱起周嬌嬌,想了想,有從僧袍上撕下一塊衣服,將自己手口擦干凈,擦掉上面的鮮血。

    “嬌妹,嬌妹……”

    將周嬌嬌抱在懷里,輕扶她的后背。周嬌嬌緩緩醒轉,看清他的模樣后,下意識道:“郎君,是你么,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嬌妹莫怕,我在這里,壞人已經被我殺死了。”

    周嬌嬌悲啼一聲,鉆進他的懷里,哭泣不止。

    “莫怕莫怕,既然你父親已經不要你了,那我就帶你離開。”

    忽然,這人臉色一變,猛抬頭,只見一個白衣僧人站在河邊。

    “當真是郎情妾意,就連貧僧也要被你們感動了。”

    陳玄生緩緩道。
网赚平台有哪些 伊宁县| 双牌县| 昔阳县| 登封市| 修文县| 镇沅| 大足县| 广平县| 朔州市| 高清| 长武县| 松桃| 洱源县| 常熟市| 泽库县| 曲阳县| 绥江县| 潍坊市| 海宁市| 桃园县| 涟水县| 调兵山市| 卢氏县| 定兴县| 周至县| 乳源| 两当县| 阆中市| 左贡县| 泰来县| 河东区| 金乡县| 河源市| 扎兰屯市| 南宁市| 和林格尔县| 武冈市| 仪陇县| 巫山县| 邹平县| 松江区| 康保县| 温泉县| 台南市| 防城港市| 弋阳县| 汶川县| 黄骅市| 松潘县| 锦屏县| 赣榆县| 玉树县| 南通市| 岢岚县| 梅河口市| 大余县| 绥宁县| 开平市| 聂荣县| 红安县| 客服| 河曲县| 疏勒县| 突泉县| 黄平县| 遂平县| 灵丘县| 崇礼县| 大余县| 易门县| 大兴区| 巴林右旗| 千阳县| 丹棱县| 甘肃省| 怀安县| 克东县| 安溪县| 珲春市| 彭阳县| 两当县| 六盘水市| 吴旗县| 吉安市| 潍坊市| 镇康县| 巴东县| 林州市| 岚皋县| 丹凤县| 阆中市| 荣成市| 永州市| 西峡县| 东山县| 新竹县| 黎川县| 定边县| 万盛区| 陆川县| 鄄城县| 琼海市| 平昌县| 宜宾县| 临邑县| 商河县| 蕲春县| 鹿泉市| 噶尔县| 景德镇市| 北流市| 阿拉善右旗| 广德县| 开远市| 东乡县| 泗洪县| 永昌县| 明光市| 江西省| 临邑县| 通道| 丹东市| 盘锦市| 襄樊市| 拉孜县| 彰化县| 连云港市| 东乌| 皋兰县| 米泉市| 海晏县| 乌鲁木齐市| 琼海市| 兰州市| 岳普湖县| 云林县| 潮安县|